Giftedstory

資優兒童個案故事

一 個 資 優 兒 童 的 故 事 (譚 白 利 霞)

每 次 舉 行 活 動 , 黃 樂 林 都 在 人 群 中 穿 梭 , 說 他 自 編 的 笑 話 或 城 中 的 熱 門 話 題 , 他 眉 飛 色 舞 , 雙 眼 帶 點 蠱 惑 的 神 情 , 逗 得 大 家 好 開 心 。

樂 林 今 年 升 小 六 , 跟 他 聊 天 是 件 快 樂 的 事 , 談 起 政 治 , 他 會 發 表 對 回 歸 的 意 見 , 認 為 九 七 年 後 香 港 貪 污 會 增 加 , 所 以 他 選 擇 移 民 ; 他 愛 看 歌 劇 「 孤 星 淚 」 , 感 歎 世 上 有 些 人 命 運 坎 坷 ; 談 起 電 腦 遊 戲 , 他 又 興 奮 地 告 訴 你 哪 個 遊 戲 他 玩 得 最 棒 , 在 最 短 時 間 內 「 打 爆 機 」 。

樂 林 很 愛 看 書 。 跟 一 般 小 朋 友 一 樣 , 他 小 時 候 最 沉 迷 叮 噹 漫 畫 、 小 腦 袋 跟 著 故 事 情 節 天 馬 空 地 幻 想 。 初 小 時 , 樂 林 愛 看 科 學 書 、 一 套 套 的 兒 童 百 科 全 書 , 看 得 津 津 有 味 , 事 尋 根 究 底 , 活 像 小 科 學 家 。

升 上 四 年 級 , 樂 林 參 加 了 一 個 歷 史 小 組 , 導 師 引 導 小 朋 友 分 析 歷 史 人 物 、 寫 報 告 、 還 在 大 會 中 演 講 。 樂 林 從 此 致 力 鑽 研 歷 史 人 物 , 由 孔 子 、 孟 子 、 莊 子 至 曹 操 , 由 三 國 演 義 、 孫 子 兵 法 至 史 記 , 由 漫 畫 版 至 高 中 程 度 的 書 他 都 看 , 雖 然 不 是 全 部 看 懂 , 但 卻 滲 透 著 他 的 思 想 , 一 下 子 又 變 成 了 歷 史 哲 學 家 。

有 這 樣 一 個 聰 明 的 孩 子 , 黃 太 雖 然 很 欣 慰 , 但 所 受 的 壓 力 也 不 少 。 黃 太 是 位 職 業 婦 女 、 樂 林 自 小 由 婆 婆 照 顧 , 父 母 沒 有 察 覺 到 孩 子 有 甚 麼 特 別 , 直 至 樂 林 四 歲 那 年 , 發 生 波 斯 灣 戰 爭 , 樂 林 特 別 留 意 這 方 面 的 新 聞 , 見 到 媽 媽 便 問 長 問 短 , 父 母 才 發 覺 這 孩 子 比 其 他 小 孩 愛 思 考 , 但 因 工 作 忙 碌 , 黃 太 一 直 愧 歉 沒 有 刻 意 栽 培 他 。

有 一 段 時 期 , 樂 林 專 愛 跟 媽 媽 頂 嘴 , 兩 母 子 鬧 得 感 情 破 裂 , 後 來 樂 林 接 受 智 商 測 驗 , 證 實 是 資 優 兒 童 , 黃 太 亦 參 加 了 啟 迪 資 優 課 程 , 認 識 到 愛 辯 駁 、 求 真 理 是 資 優 兒 童 的 特 性 , 此 後 才 漸 漸 接 納 他 , 母 子 也 減 少 了 磨 擦 。

其 實 , 在 歡 笑 背 後 , 樂 林 也 有 孤 單 的 時 候 , 普 通 同 齡 的 朋 友 不 了 解 他 , 妒 嫉 他 表 現 出 眾 的 , 會 杯 葛 他 , 所 以 他 最 喜 歡 跟 同 是 資 優 的 小 朋 友 往 來 , 一 起 談 論 最 近 看 過 的 小 說 , 分 析 三 國 演 義 的 人 物 性 格 , 或 是 到 模 型 店 裏 找 新 玩 意 , 這 時 , 其 他 的 同 學 仍 在 議 論 著 卡 通 片 和 玩 機 械 人 遊 戲 呢 !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一 個 被 逐 出 校 的 資 優 生 個 案 (譚 白 利 霞)

達 生 是 李 先 生 夫 婦 的 獨 子 和 命 根 兒 , 自 從 孩 子 出 生 , 李 太 便 從 璀 璨 的 生 活 退 回 家 中 , 專 心 照 顧 小 寶 貝 , 對 聰 明 乖 巧 的 兒 子 愛 護 有 加 。

可 惜 , 達 生 自 從 升 上 小 學 後 , 便 不 斷 為 父 母 帶 來 憂 慮 和 麻 煩 。

達 生 入 讀 的 是 一 所 校 規 嚴 緊 的 名 校 , 學 業 方 面 , 他 很 輕 易 便 取 得 良 好 的 成 績 。 但 是 , 每 當 老 師 重 覆 講 解 同 一 課 題 時 , 他 因 理 解 力 強 , 很 快 便 感 到 無 聊 , 好 動 的 小 夥 子 愛 在 課 堂 上 搗 蛋 , 一 時 跟 同 學 射 橡 筋 , 還 射 到 老 師 頭 上 來 ; 一 時 把 腳 伸 到 走 廊 上 , 把 同 學 絆 成 倒 地 葫 蘆 , 再 不 然 就 是 跟 老 師 頂 嘴 , 把 老 師 氣 得 七 竅 生 煙 … … 。 總 之 , 他 搞 事 的 本 領 層 出 不 窮 , 可 是 一 刻 興 奮 換 回 來 的 卻 是 罰 抄 、 罰 站 、 罰 見 家 長 。

升 上 三 年 級 後 , 達 生 變 本 加 厲 , 做 事 我 行 我 素 , 校 長 懷 疑 他 是 屬 病 態 的 「 多 動 兒 」 , 將 他 的 個 案 轉 介 去 特 殊 教 育 組 做 心 理 測 驗 , 出 乎 意 料 , 他 被 評 核 為 「 資 優 兒 童 」 。

然 而 , 被 評 為 「 資 優 兒 童 」 並 沒 有 改 善 達 生 和 學 校 的 關 係 , 而 且 頑 皮 的 同 學 總 愛 惹 他 爭 執 , 老 師 認 定 了 他 是 頑 劣 學 生 , 受 到 的 懲 罰 總 比 其 他 同 學 重 , 孩 子 的 心 因 而 憤 憤 不 平 , 對 抗 和 忿 恨 便 沒 完 沒 了 。

四 年 級 下 學 期 , 達 生 終 於 被 罰 停 學 , 校 長 建 議 他 轉 校 , 一 家 人 為 此 惆 悵 不 已 。 帶 著 患 得 患 失 的 心 情 , 達 生 嘗 試 報 考 同 區 另 一 所 頗 負 盛 名 的 學 校 , 面 試 後 , 校 長 表 示 理 解 他 的 情 況 , 並 接 納 他 入 讀 五 年 級 。

在 這 段 挫 敗 的 日 子 中 , 達 生 認 真 反 思 自 己 的 行 為 , 他 答 應 在 新 學 校 裏 痛 改 前 非 , 父 母 對 他 的 支 持 令 一 家 人 關 係 更 密 切 。 以 往 李 先 生 認 為 妻 子 管 教 兒 子 的 方 法 過 分 嚴 緊 , 他 便 採 取 放 任 態 度 , 經 輔 導 員 解 釋 後 , 李 先 生 嘗 試 在 教 導 兒 子 方 面 多 盡 一 分 努 力 , 與 妻 子 協 調 管 教 方 式 。

資 優 學 生 雖 然 智 力 較 高 , 但 是 , 在 與 環 境 協 調 和 情 緒 控 制 上 , 可 能 會 遇 到 更 多 困 難 , 他 們 需 要 適 切 的 輔 導 , 在 學 習 上 給 予 彈 性 的 安 排 , 才 能 減 少 成 長 中 所 面 對 的 挫 折 , 甚 至 誤 入 歧 途 。

筆 者 祝 福 達 生 在 新 學 校 得 到 接 納 , 茁 壯 成 長 。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資 優 蠢 鈍 兒 (教 育 碩 士 ╱ 心 理 學 博 士 勵 楊 惠 貞)

還 記 得 與 偉 明 第 一 次 見 面 的 印 象 , 他 略 胖 的 身 形 , 給 人 一 般 不 太 靈 巧 的 感 覺 。

「 早 晨 , 偉 明 。 」 我 先 開 口 。

「 早 … … 晨 。 」 他 緩 緩 地 回 應 , 也 不 敢 望 我 一 眼 。 開 談 了 一 會 , 使 他 安 頓 下 來 之 後 , 我 叫 他 獨 自 留 下 做 測 試 , 而 我 則 帶 他 的 媽 媽 到 另 一 處 傾 談 。

他 媽 媽 一 開 口 便 說 他 做 事 如 何 不 濟 ; 比 方 他 每 晚 做 功 課 如 何 慢 如 蝸 牛 。 不 到 十 二 時 必 不 能 把 功 課 做 完 。 他 在 校 又 時 常 被 同 學 取 笑 為 蠢 鈍 兒 , 考 試 成 績 則 一 年 不 及 一 年 。 今 年 礙 於 他 在 高 小 階 段 , 學 校 不 想 他 留 班 , 於 是 讓 化 試 升 六 年 級 。 在 家 他 因 口 齒 不 伶 , 時 常 被 弟 弟 佔 盡 上 風 , 加 上 同 住 的 外 婆 較 偏 愛 小 弟 , 所 以 偉 明 在 家 是 個 「 閒 角 」 、 是 被 忽 略 者 。

閒 來 他 便 躲 在 一 旁 看 課 外 書 , 個 性 似 乎 愈 來 愈 孤 僻 了 。 父 母 由 於 忙 於 工 作 , 也 無 暇 花 時 間 和 他 傾 談 , 對 他 了 解 很 少 。 傾 了 近 一 句 鐘 , 我 從 偉 明 媽 媽 身 上 對 他 有 初 步 了 解 , 於 是 便 轉 頭 去 找 偉 明 。 我 本 來 估 計 他 該 早 已 做 完 測 試 , 怎 料 卻 發 現 他 只 做 好 一 半 的 題 目 , 效 率 又 真 的 太 低 了 。 從 我 在 旁 觀 察 他 答 題 的 態 度 , 著 實 十 分 謹 慎 , 每 每 左 思 右 量 的 。 測 試 結 果 , 竟 發 現 他 原 來 是 智 力 超 常 的 資 優 兒 , 被 誤 稱 為 蠢 鈍 兒 , 當 然 並 非 智 力 出 了 問 題 , 而 是 工 作 效 率 低 。 再 者 , 一 般 人 通 常 以 為 智 能 高 的 人 , 語 言 表 達 能 力 便 必 定 好 。 其 實 不 了 解 兩 者 並 無 必 然 的 關 係 。 就 這 樣 , 眼 前 智 商 超 常 的 偉 明 , 能 力 不 但 未 被 認 同 、 未 被 發 掘 , 反 而 落 得 個 侮 辱 性 的 花 名 , 真 是 既 可 嘆 又 可 惜 啊 ! 他 更 因 為 常 常 被 同 學 取 笑 , 加 上 在 家 也 不 能 確 立 自 己 的 地 位 , 所 以 有 頗 重 的 自 卑 感 。 我 往 後 的 工 作 , 便 集 中 訓 練 偉 明 的 辦 事 效 率 , 同 時 確 定 他 的 能 力 , 並 且 提 升 他 的 自 尊 感 。 與 此 同 時 , 我 亦 需 輔 導 他 的 家 長 了 解 他 的 長 短 處 , 並 學 習 如 何 發 揮 他 的 能 力 、 扶 助 重 建 在 家 的 身 份 。

啊 ! 但 願 資 優 變 蠢 鈍 的 事 件 不 再 重 演 ! 若 信 天 生 我 才 必 有 用 , 你 便 會 發 現 天 下 的 蠢 鈍 兒 委 實 很 少 呢 !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小 才 女 的 煩 惱 (譚 白 利 霞)

麗 雅 今 年 十 二 歲 , 一 頭 烏 黑 的 長 髮 襯 托 著 纖 瘦 的 身 材 , 優 雅 的 舉 止 中 帶 點 羞 怯 。 麗 雅 生 長 在 一 個 幸 福 富 裕 的 家 庭 、 生 活 似 乎 一 無 所 缺 。

麗 雅 雖 然 就 讀 名 校 , 但 繁 雜 的 功 課 對 她 從 來 沒 有 半 點 壓 力 , 取 得 優 異 成 績 之 餘 她 還 享 受 豐 富 的 課 外 活 動 ﹕ 畫 畫 、 做 手 工 、 閱 讀 課 外 書 、 彈 鋼 琴 、 練 古 箏 、 跳 芭 蕾 舞 、 參 加 跆 拳 道 班 … … , 學 著 這 許 多 的 知 識 和 興 趣 , 小 人 兒 似 乎 仍 未 滿 足 , 還 不 斷 要 求 導 師 教 多 一 些 、 教 快 一 點 。 平 日 麗 雅 最 愛 在 書 房 裏 從 事 創 作 , 她 用 想 像 力 把 現 實 世 界 美 化 , 然 後 表 達 在 漫 晝 中 、 在 泥 膠 裏 。 記 得 有 一 次 , 母 親 見 她 沉 醉 地 看 一 幅 名 畫 的 相 片 , 整 整 一 小 時 也 不 肯 放 下 , 母 親 問 她 在 看 甚 麼 時 , 她 說 在 欣 賞 畫 中 的 色 彩 、 構 圖 和 意 景 , 麗 雅 從 沒 有 正 式 學 畫 畫 , 她 對 藝 術 的 領 會 能 力 似 乎 是 內 藏 的 。

沒 有 人 想 到 這 樣 一 位 聰 穎 的 女 孩 內 心 仍 感 孤 單 , 麗 雅 性 格 比 較 內 向 , 不 輕 易 向 人 表 達 心 裏 的 感 受 , 但 心 靈 裏 卻 時 常 波 濤 激 盪 。 在 投 入 書 本 情 節 的 時 候 她 會 流 淚 嘆 息 、 思 考 人 生 的 愛 與 恨 、 生 與 死 ; 知 道 畢 加 索 、 梵 高 的 懷 才 不 和 寂 寞 , 她 領 會 到 藝 術 家 的 不 幸 ; 她 喜 歡 美 輪 美 奐 的 銅 鑼 灣 , 討 厭 污 穢 殘 舊 的 深 水  ; 看 著 窮 困 落 後 的 祖 國 她 想 逃 避 , 但 又 怪 責 自 己 沒 有 愛 國 之 情 。

麗 雅 對 友 誼 要 求 很 高 , 希 望 朋 友 對 自 己 真 誠 , 但 她 銳 利 的 觀 察 卻 體 驗 到 人 性 的 嫉 妒 、 自 私 和 軟 弱 , 為 了 避 免 受 傷 害 , 她 寧 願 躲 在 自 己 的 世 界 中 。

體 會 到 麗 雅 的 感 受 , 筆 者 心 裏 有 點 痛 。 她 內 心 擁 有 一 個 完 美 的 理 想 , 卻 苦 無 方 法 在 不 完 美 的 世 界 中 實 踐 出 來 , 超 卓 的 智 能 讓 她 在 孩 童 時 期 已 領 會 到 成 人 世 界 的 複 雜 矛 盾 , 但 仍 然 幼 嫩 的 人 生 經 驗 卻 無 法 化 解 這 些 衝 擊 。

麗 雅 要 學 習 達 觀 地 面 對 缺 陷 的 現 實 世 界 , 用 愛 心 去 接 納 、 用 勇 氣 去 爭 取 、 用 毅 力 去 改 善 , 當 中 才 是 真 正 的 善 和 美 。 她 需 要 成 人 聆 聽 她 獨 特 的 思 想 , 引 領 她 走 出 象 牙 塔 、 體 驗 不 同 層 面 的 世 界 , 開 拓 視 野 和 胸 禁 , 從 而 生 活 得 便 快 樂 、 更 滿 足 。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也 是 資 優 (教 育 碩 士 ╱ 心 理 學 博 士 勵 楊 惠 貞)

宏 傑 生 得 個 子 小 小 , 看 起 來 挺 像 個 幼 稚 園 學 生 。 第 一 次 與 我 面 談 , 是 他 唸 一 年 級 下 學 期 的 時 候 。 傑 仔 一 見 我 便 彎 腰 行 了 一 個 見 面 禮 ﹕ 「 早 晨 , 老 師 ! 」 嘿 , 看 來 他 也 真 醒 目 , 有 理 無 理 也 稱 呼 對 方 一 聲 。 「 他 就 是 這 樣 的 , 口 很 乖 巧 , 但 認 識 他 的 日 子 久 了 , 你 便 知 道 他 是 多 麼 佻 皮 、 多 麼 難 耐 了 。 」 媽 媽 又 投 訴 了 , 她 一 輪 嘴 地 說 兒 子 學 業 成 績 如 何 差 、 做 功 課 老 是 坐 不 定 , 一 會 兒 飲 水 、 一 會 兒 看 電 視 , 每 天 的 功 課 , 大 部 分 是 她 手 執 衣 架 在 旁 督 導 下 才 勉 強 完 成 的 。 在 學 校 情 況 當 然 不 比 在 家 好 , 他 上 課 不 專 心 , 又 常 在 課 室 搗 蛋 , 開 課 只 一 個 學 期 , 她 已 見 了 三 次 老 師 , 令 她 十 分 頭 痛 。 由 於 我 不 想 宏 傑 聽 媽 媽 說 他 的 不 是 之 處 , 另 外 也 想 以 客 觀 方 法 看 看 他 的 其 他 表 現 , 於 是 便 安 頓 他 獨 自 到 另 一 角 去 做 一 些 簡 單 測 試 。

從 傑 仔 媽 媽 口 中 得 知 他 天 生 聰 慧 , 一 步 便 可 講 簡 單 句 子 、 歲 半 自 理 能 力 便 很 高 , 會 自 己 進 食 , 不 用 餵 飼 , 又 能 自 己 更 換 衣 服 和 穿 鞋 襪 。 此 外 , 他 精 力 充 沛 , 自 幼 童 期 已 不 用 午 睡 , 每 晚 等 爸 爸 夜 班 回 來 後 才 上 床 就 寢 , 往 往 深 夜 十 二 時 才 睡 覺 , 但 第 二 天 早 上 八 時 許 起 床 卻 依 然 精 神 奕 奕 。 從 其 媽 媽 的 字 裏 行 間 , 覺 得 她 對 兒 子 是 既 愛 又 惱 , 愛 他 的 聰 明 活 潑 , 惱 他 學 習 和 行 為 上 的 種 種 問 題 。 談 話 至 此 , 也 是 時 候 去 宏 傑 的 進 展 , 竟 然 發 現 他 一 隻 腳 站 在 桌 子 上 , 另 一 隻 腳 則 站 在  上 , 好 一 個 好 動 的 孩 子 啊 ! 「 喂 , 你 在 玩 甚 麼 把 戲 ? 」 我 打 趣 地 說 道 。

從 往 後 的 幾 次 面 談 , 個 人 觀 察 和 測 試 , 及 與 老 師 接 觸 所 得 到 的 資 料 , 歸 納 所 得 結 論 , 是 宏 傑 雖 資 質 優 異 , 但 卻 天 生 活 躍 , 正 因 為 他 天 賦 好 動 , 加 上 年 幼 , 於 是 便 決 定 用 行 為 矯 正 法 調 練 他 控 制 自 己 一 些 不 合 課 室 常 規 及 防 礙 學 習 的 問 題 , 與 此 同 時 也 輔 導 其 母 親 改 善 教 導 宏 傑 的 方 法 , 使 她 能 更 全 面 地 接 納 兒 子 的 長 短 處 , 更 可 喜 是 宏 傑 的 班 主 任 是 個 很 有 愛 心 又 開 明 的 老 師 , 透 過 我 和 她 的 接 觸 , 解 釋 了 宏 傑 的 訓 練 , 她 恰 當 地 鼓 勵 與 讚 賞 宏 傑 的 表 現 。 三 管 齊 下 , 宏 傑 的 問 題 因 此 有 顥 著 的 改 善 , 因 而 不 致 埋 沒 了 他 天 賦 的 智 能 , 實 是 可 喜 , 畢 竟 天 下 沒 有 完 人 啊 !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資 優 變 平 庸 (譚 江 明)

小 兒 兩 歲 的 時 候 已 學 會 廿 六 個 英 文 字 母 , 三 歲 學 會 兩 個 位 加 數 , 我 們 沒 有 刻 意 強 迫 他 學 習 , 每 件 事 都 順 其 自 然 , 對 他 有 這 樣 的 成 績 , 當 然 是 高 興 , 但 也 沒 有 太 大 的 期 望 。

他 進 入 幼 稚 園 讀 書 的 時 候 , 成 績 只 屬 中 上 ; 但 他 對 數 學 很 有 興 趣 , 對 音 樂 亦 頗 有 天 份 , 我 們 開 始 感 到 他 的 確 是 較 其 他 小 朋 友 聰 明 一 點 。 在 一 個 偶 然 的 機 會 , 得 到 朋 友 的 介 紹 , 帶 他 去 見 心 理 醫 生 , 結 果 發 現 他 的 智 商 為 一 百 三 十 , 是 一 個 資 優 兒 童 。

望 子 成 龍 是 一 般 父 母 的 期 望 。 當 我 們 知 道 自 己 的 兒 子 是 一 個 資 優 兒 童 , 那 種 喜 悅 的 心 情 , 真 是 筆 墨 難 以 形 容 。 為 了 好 好 栽 境 他 , 我 們 買 鋼 琴 、 找 鋼 琴 老 師 教 他 , 希 望 將 他 的 潛 質 進 一 步 開 發 。 但 是 , 他 的 天 份 似 乎 是 原 地 踏 步 , 沒 有 顯 著 進 展 , 跟 我 們 為 他 所 做 的 工 作 , 有 點 背 道 而 馳 。

隨 著 年 齡 的 增 長 , 我 們 開 始 發 現 他 有 著 一 般 小 朋 友 的 通 病 ; 性 情 懶 散 、 欠 缺 毅 力 , 對 一 些 有 興 趣 的 題 材 或 小 手 工 , 也 只 有 五 分 鐘 熱 度 , 過 後 便 置 之 不 理 。 他 還 有 其 他 缺 點 ﹕ 性 格 過 於 孤 立 、 不 喜 歡 合 群 、 自 尊 心 太 強 , 不 肯 接 受 別 人 的 意 見 , 還 上 有 輕 微 困 難 事 情 就 退 縮 , 不 願 嘗 試 去 解 決 。

但 從 另 一 方 面 來 看 , 他 也 有 他 的 長 處 。 他 對 於 機 械 的 興 趣 , 似 乎 仍 然 可 維 持 , 記 得 去 年 他 自 己 用 積 塑 設 計 多 種 不 同 的 車 輛 參 加 創 意 比 賽 , 還 解 釋 在 不 同 的 操 作 環 境 下 的 不 同 設 計 , 都 是 他 自 己 觀 察 所 得 , 那 時 他 只 是 一 個 六 七 歲 的 小 孩 , 那 次 比 賽 , 他 得 到 了 優 異 獎 。

我 們 以 為 小 兒 的 資 優 只 是 一 個 「 美 麗 的 誤 會 」 , 他 確 實 是 一 個 普 通 的 孩 子 , 有 長 處 也 有 短 處 , 作 為 他 的 父 親 , 我 感 到 「 資 優 」 這 個 籤 會 給 孩 子 和 周 圍 的 人 帶 來 不 必 要 的 壓 力 , 反 而 讓 他 自 然 地 成 長 , 對 各 人 也 會 好 一 點 。 我 們 正 積 極 鼓 勵 他 面 對 困 難 , 接 受 失 敗 、 學 習 與 人 合 作 , 做 一 個 快 樂 的 平 凡 人 。

年 份 : 一 九 九 七 年

Unless otherwise stated,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-ShareAlike 3.0 License